《古镇沙沟记忆录》- 2017.4.12相约沙沟游走灯会

2017年4月10日       作者:管理员

沙沟镇,位于苏北兴化市西北部,历史十分悠久,文化底蕴深厚,历史上出现过无数名人学贤,如:明朝的福建右布政使万石梁、清康熙年间的昭勇将军姜望龄、清着名诗人刘沁区、明末清初沙沟凫园主人姜长荣、国大代表赵阎生等等。有着许多优美的历史传说,如:王祥焐冰、郑板桥在沙沟设馆授徒的故事、金锣庄的来历、落驾舍的来历等等。有着独特的地方文化遗产,如:沙沟的彩妆灯会、沙沟的庙会……

当你有机会来到“千年古镇沙沟”,当你走到镇后街,你会发现这一路走过,沙沟的很多老建筑很多都是属于明清风格的建筑,并且很多都得意保存得还是比较完好,铁制、修称、木活……等手工艺随处可现,岁月的变迁,沙沟却如一个顾家的老人拾掇着一件不舍放弃。

与别的古镇一样,现在镇上的人口基本以老人与孩子居多,不安现状、充满活力的年轻人大概和我一样对“守”自然是不感兴趣,大概多已走出,在追求属于今天和未来的新生活的路上了,前街仿佛是新旧时间的交和替,后街的巷子就是活的历史标本了,必然成为“创建历史名镇”的资格证明。

我在想,有历史有名的镇自然就叫历史名镇了,为何还需要“创建”,“创建”这一词是指破“旧立新”、“无中生有”,历史能够创建么?嗯,要的就是个被各级承认的“名牌”,大体与钱脱不开关系了,也是,没钱事儿挺难。

儿时特别喜欢和小伙伴拿着淘米用的PI子,三个一群的来到河边网鱼,喜欢在星期天不上学的时候,偷偷摸摸到自来水厂摘巧巧豆(放在嘴里可以吹出声响的一种植物),圈地为界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小小天地。小时候感觉沙沟的水与别处的不同,明亮中略带通透,显得更加细腻华润。清澈的就像是一面镜子,可现在的水却如同现在的沙沟一样变得如此沧桑,模糊,曾经沙沟的水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沙沟人,沙沟人也视沙沟似母亲一般,满怀敬意。曾经的这里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桃园园林。可如今却受当污染的痕迹四处侵略,沙沟水不在清澈依旧。

老家很多的老房子横梁、窗户、门多是土木结构,虽不比现在的楼房气派,却也有它的一番格调。老家的人总爱在坐在房前的老巷子里几人一群的闲聊着,因我离开沙沟的时候较早,上初中就被父母送去泰州读书,之后就很少回到老家了,对沙沟的往事也只停留在了儿时的印象里,但沙沟于我而言却包含了太多太多忘记不了的事,忘记不了的人,那会虽然去外地了,人是走了,但是可心还在那里,遇到的人和事总喜欢拿来跟老家相比。现代化集镇是好,可始终感觉自己不属于这里,没有老家来的悠闲自在。每次放假都会迫不及待地回老家,走在回家的路上,过路人总会认出我来,也都知道我在外读书。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丢下大包小包,去看望年事已久的爷爷奶奶和外婆。我知道他们虽然嘴上不说,但是心里一直惦挂着。奶奶总是会用布满皱纹的手摸摸我。虽然现在爷爷奶奶过世了,但是时长都会记起儿时陪在爷爷奶奶身边的点点滴滴。

益民巷和姜家巷是沙沟重多巷子里面比较有代表性的2个老巷,记忆里的姜家巷有一排排店铺,店铺旁边总是坐着几位聊天的老人,修鞋的皮匠打着瞌睡,两只小狗在嬉闹,这一切给你的感觉都是不紧不慢的生活节奏,仿佛让人一下子跌入上世纪70年代的扬州。在姜家巷还能看到到地上有一只用于辟邪的大磨盘,这些东西都是明清时代的旧物。沙沟镇除了姜家巷,还有赵家巷、杨家巷、管家巷,每一个老巷子都有属于它的味道和故事。

2017年4月12日 沙沟将举办大型游走灯会,规模空前,远地外地的沙沟人如果有空可以携带亲朋友还有一起回老家看看!